湖南旻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陈春移、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民事判决书【一审】【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0110民初19230

   原告:湖南旻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君辉,执行董事兼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如春,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梨华,浙江杭知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春移。

  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勇,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祎祎,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琳,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湖南旻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旻一公司)诉被告陈春移、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1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旻一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如春,被告淘宝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祎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春移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旻一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陈春移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判令被告淘宝公司删除侵权产品链接;3.判令被告陈春移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含维权合理费用)人民币10万元;4.判令被告陈春移承担本案诉讼费。庭审中,原告旻一公司确认被控侵权商品链接已经删除,自愿撤回第12项诉讼请求并明确针对淘宝公司已无诉请,本院予以准许。

  事实和理由:201847日,案外人周芬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23651380号“”、第23651363号“”注册商标,其中第23651380号注册商标核准使用商品类别为第3类,包括“洗发液;去渍剂;洗面奶;洗衣粉;香精油;化妆品;牙膏;洗洁精;美容面膜”等。第23651363号注册商标核准使用商品类别为第5类,包括“药油;药物饮料;减肥药;含药物的牙膏;蛋白质膳食补充剂;婴儿食品等。原告旻一公司经案外人周芬授权取得前述两个商标的独占许可使用权,并已经将其投入市场使用,且逐步取得一定市场。

  近来,原告发现被告陈春移未经授权在被告淘宝公司经营的www.taobao.com网站上开设会员名为chenchunyi52046846851的店铺内使用原告具有独占许可权的上述商标进行宣传,销售被控侵权产品,误导消费者,给原告的商标权益、销售市场造成了较大影响。为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制止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故诉至法院,请求上判。

  被告陈春移未作答辩亦未举证。

  被告淘宝公司鉴于原告旻一公司放弃对其的全部诉请,故明确不再答辩及举证。

  原告旻一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向本院提交了证据材料。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及质证。被告陈春移未到庭,视为放弃到庭质证的权利。原告旻一公司提交的1-59,符合证据的认证规则,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证据6-8,经当庭查验核实,本院对旻一公司实际使用涉案商标“”及“”,并对带有前述二商标的商品进行宣传推广的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847日,周芬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23651380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洗发液;洗面奶;洗衣粉;化妆品;牙膏;香等,有效期至202846日。

  201847日,周芬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23651363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别,包括药物饮料;膳食纤维;减肥药;含药物的牙膏;药油;婴儿食品等。

  原告旻一公司作为乙方与周芬作为甲方就前述两个商标分别签订了商标许可协议,协议中均约定:甲方将前述二个商标许可乙方使用该商标生产/定制/销售产品,并进行相应产品的推广销售,授权地域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许可方式:独占许可,授权使用期限:自201815日起至202014日止。双方还就权利义务及违约责任进行了详细约定。

  2018611日,厦门创想唯智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林梅莲向福建省厦门市鹭江公证处就其收取包裹、拆封及查看包裹内物品并上网查询有关该网购订单的相关页面内容申请保全证据公证。同年614日,公证处收取韵达快递包裹一份,运单号为38318xxx041,经现场查看,该包裹外观完好无拆封。次日,林梅莲来到公证处,在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的监督下,林梅莲先行查看前述包裹外观,确认系其网购所得。之后拆封该包裹并查看内装物品。公证处工作人员将拆封过的包裹重新封存后交由林梅莲保管,并对全程操作拍照。同年619日,林梅莲通过公证处公证云平台提交了其在公证云平台保全所得的证据文件,其中包括“涉案订单交易详情、涉案订单物流详情及涉案被控侵权商品销售页面信息”等。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于同日登陆公证云后台,调取了林梅莲出具的前述证据文件等,通过校验确认该些文件自生成之时起未被修改。其中涉案被控侵权商品销售页面显示掌柜:chenchunyi52046846851,商品名称“唯蜜瘦热敷包正品官方韩式外敷腰带草本植物紧致液唯蜜瘦官方正品”,价格:468元,累计评论0条,交易成功0件等涉案订单详情显示卖家昵称:chenchunyi52046846851,真实姓名:陈春移,订单总金额468元,物流公司:韵达快递,运单号:38318xxx041等。2018619日,该公证处就上述过程出具(2018)厦鹭证内自第29795号公证书。

  当庭查看该公证书所附带的公证实物,外观贴有韵达快递详情单一份,运单号为38318xxx041。拆封后内有公司简介宣传册一本、纸质手提袋一个、产品一盒,在手提袋正反两面、宣传册封页正中央、产品外包装盒正面多处标注标识。产品包装盒底面标注委托方:湖南旻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委托方:广州迪氏药业有限公司等信息。该包装盒内有使用说明书一份、热力塑草本植物紧致粉两袋、草本植物紧致液一瓶、合格证一份、辅助加热带及电线各一条、其中紧致粉、紧致液、包装瓶、外包装袋、合格证、辅助加热带多处标注。辅助加热带正面及外包装盒底面防伪标签上带有唯蜜瘦标识。庭审中,原告旻一公司确认该商品并非其生产或授权生产。被告淘宝公司确认会员名为chenchunyi52046846851的淘宝店铺由被告陈春移注册并经营。

  另查明,原告旻一公司通过其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等形式宣传推广VMESHOU”、唯蜜瘦产品。

  本院认为,旻一公司系第23651380号“”、第23651363号“”注册商标被授权独占许可使用人,前述商标法律状态稳定,旻一公司的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旻一公司主张陈春移销售侵犯涉案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及在被控侵权商品销售页面商品名称中及商品详情中多次使用“唯蜜瘦”、“VMESHOU”等标识的行为侵犯其涉案商标专用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之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行为以及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多处标注的“”及“唯蜜瘦”标识清晰显著,均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使用行为,其中“”标识与第23651380号“”商标构成相同商标,“唯蜜瘦”标识与第23651363号“”商标中的中文汉字部分完全相同,构成近似商标。被控侵权商品与第23651380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化妆品”构成相同商品,与第23651363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减肥药”构成类似商品。庭审中,旻一公司提交了正品商品,经与被控侵权商品比对,二者在辅助加热带材质、紧致粉外包装袋色泽及背面标注信息、紧致液胶头材质方面存在差异,旻一公司同时确认被控侵权商品非其生产或授权生产。因此,涉案商品为未经旻一公司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标的商品,属于侵犯旻一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陈春移销售上述侵权商品亦属于侵犯旻一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旻一公司同时主张被告陈春移在涉案被控侵权商品销售页面的商品名称及商品详情页面多处使用的“VMESHOU”、“唯蜜瘦”等标识侵犯了其涉案两个商标的商标专用权。本院认为,前述商品销售页面的商品名称中使用的“唯蜜瘦”文字及商品详情页面多处使用的“VMESHOU”标识虽未突出作为商标使用,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志作为商品名称或者商品装潢使用,误导公众的,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的侵犯中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之规定,本案前述侵权情形发生在网络,相关公众主要通过网店显示的商品名称、商品详情展示的标识来识别商品来源,被告的前述使用行为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有特定的联系,属于商标使用行为,该“唯蜜瘦”文字标识与第23651363号“”商标中的中文汉字部分完全相同,构成近似商标,商品详情中的“VMESHOU”标识与第23651380号“”商标构成相同商标。被控侵权商品与第23651380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化妆品”构成相同商品,与第23651363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减肥药”构成类似商品。旻一公司同时确认被控侵权商品非其生产或授权生产,故被告陈春移的该种使用行为属于侵犯旻一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综上,陈春移销售侵权商品及在商品销售页面的商品名称及详情中多次使用VMESHOU”及“唯蜜瘦”标识的行为侵犯了旻一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其未能举证证明涉案产品系其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亦未能举证证明前述使用行为已经取得旻一公司的授权,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因依现有证据,旻一公司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及陈春移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难以确定,本院依法适用法定赔偿,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旻一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同时,本院注意到如下事实:1.涉案商品售价468元,累计评论0条,交易成功0件;2.旻一公司为维权支出公证费、购物费若干,并委托律师出庭;3.截至开庭时,旻一公司同时期在本案立案受理同类型案件10件。故本院酌定陈春移赔偿旻一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000元。

  关于淘宝公司的责任。鉴于旻一公司明确放弃针对淘宝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故本院不再评判。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春移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湖南旻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5000元;

  二、驳回原告湖南旻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150元,由原告湖南旻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负担546元,由被告陈春移负担604元。财产保全申请费220元,由被告陈春移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淑贤

二〇一九年一月九日

书记员  张晓英

阅读数:92